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神州扫描 >> 重庆 >> 正文
导游背包里牵出亿元香烟走私链
文章来源:新华网 更新时间:2014-12-19 作者:佚名 [字号:小号 大号]
  据新华社重庆12月18日新媒体专电(“新华视点”记者王晓磊)这是一个从导游的背包开始,最后涉案上亿元的香烟走私链:在售假贩私团伙操控下,超过200名导游利用随团游客“蚂蚁搬家”,不断将高价烟走私入境。
  每天有200多导游为贩私团伙服务
  刚走出浦东国际机场,导游胡丽就被控制了,执法人员打开旅游团团员一只只鼓鼓囊囊的旅行包,露出了100条墨绿色熊猫礼盒香烟。根据海关规定,每名旅客只能免税带两条烟入境。胡丽要求随团的数十名游客参与“蚂蚁搬家”,过关后再由她收拢。每条烟她可以获利100元以上。一个贩私团伙将准时来浦东机场接走这批货物。走私烟将被拉到仓储式窝点藏匿,再和各色假烟一起,通过微信、陌陌等工具卖到全国。
  “胡丽只是众多参与走私的导游之一。”办案人员介绍,在上海虹桥机场、浦东机场等地,每天川流不息的旅行团中,有200至300名导游为这一贩私团伙服务。他们源源不绝将各种高价烟走私入境,形成了一个数以亿元计的产业链。在案件办理中,仅核实了身份的导游就有124人。
  而这一庞大链条的暴露,是从距上海数千公里之外的重庆涪陵区开始的。今年2月16日,几名当地烟草专卖局的执法人员查到一起走私案。案情虽不大,但情节有些蹊跷:这些走私烟都来自同一个人的微信、陌陌号。经查,这是个名叫穆梅的30多岁女性。办案人员发现,她是假烟和走私烟的重要中间批发人,有至少30名主要代理。穆梅还有为数众多的合作伙伴,蔓延在全国29个省份,形成了一个涵盖走私贩假、网上洽商、批发零售、物流配送的特大犯罪网络。“2·16”专案组随即在重庆成立。
  “60%的售假贩私代理人员是学生”
  走私烟由导游带入后,贩私团伙只供给有限的下家,再由下家去寻找数量庞大的下级代理。23岁的李远就是代理人之一。他是山东一所医科大学的研究生,已读了近5年。
  “代理人中年轻人很多,60%是学生,包括在校的大学生甚至中学生。”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如涉案人员江寒,是西部一家外国语大学的毕业生,英语很好;另一个涉案人员曹小平才满18岁,正在上高中。
  办案人员介绍,每成交一条烟,代理人可以抽10到50元不等,业绩好的每月收入可以上万元。比如李伟,大学毕业后就当了代理,他从今年4月到9月共成交了1232笔,金额达28万多元。
  “这个行当正在‘换血’。”从事打假打私多年的重庆烟草专卖局稽查总队长王勇说,由于近年来不断打击,老一代不法分子中有的“进去了”,有的“退出江湖”了,新一批的年轻人补充了进来。和上一代相比,他们文化水平高、懂网络、社交软件玩得熟,某些方面甚至“青出于蓝”。
  贩私网络:信+宝+通
  经过8个月侦查,在公安部、海关总署、国家烟草专卖局统一部署下,重庆、上海、广东、浙江、贵州等多省市联合收网。此案共抓获涉案人员53人,查获网上销售的假烟、走私烟2.3万余条,查获假烟走私烟实物5200余条,涉案金额2亿元。
  “最强烈的感觉就是年轻人群、移动互联网、新一代社交平台的加入,让打击售假贩私成为了‘网络战争’。”多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
  “过去的售假贩私,主要环节是制造、分销、转批发,现在违法犯罪模式转型,变成了‘信+宝+通’。”王勇说,“‘信’是各种社交软件、‘宝’是各类支付平台、‘通’是物流快递。本案中上海的团伙可以把货直发到重庆的终端,中间的环节、代理人连烟都见不到。”
  在新的技术条件下,造假贩私者能做到过去难以想象的事。例如涉案人员倪志东经营了140多个品种的假烟和走私烟,比许多正规批发商的品牌都全。“我们光是清点种类,就从中午11点一直清到下午5点。至于查获的物流快递单等,成千上万,多到无法统计。”涪陵区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罗昌荣说。
  互联网的隐蔽性,也让涉案团伙呈现“裂变式繁殖”。重庆市公安局打假总队政委陈曦说,借助移动互联网,售假贩私者往往能从一个小圈子,迅速膨胀为半公开的庞大网络,特别是中下游成员数量几何式倍增,且身份十分隐蔽。记者了解到,此案中网安部门仅对虚拟身份就核实了多达397个。
  “对于移动互联网上的售假贩私,被打击的仍只是冰山一角。”重庆烟草学会秘书长侯平表示,必须强化多部门协作,形成打击合力,通讯、物流、互联网相关行业应进一步加强自身监管,切断非法信息发布、货品流通的环节,避免成为不法分子的工具。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暂无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