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江苏省连云港边防支队侦破“3•11”涉嫌走私成品油案纪实
文章来源:江苏连云港边防支队 更新时间:2017-3-22 作者:王雨农 [字号:小号 大号]

  3月11日凌晨2时,江苏省连云港边防支队在灌河口水域成功查获一起重大涉嫌走私成品油案件,查扣油船1艘,缴获成品油400余吨,抓获涉案人员6人。
  “幽灵船”频现灌河口
  3月10日是个普通的周末,一周的忙碌换来短暂的休憩,人们沉浸在欢乐之中,然而,一张无形的法网已在灌河口海域悄然布下,连云港边防支队的官兵在悄无声息地实施一次特殊的抓捕行动,只待那夜幕下的“幽灵”再现海面。
  灌河,古称灌江,位于苏北沿海的中北段,流经淮安、盐城、连云港三市,在连云港市灌云、灌南入海,干流全长74.5千米,一般河宽350米,水深7-11米,流域面积6.04万平方公里。由于灌河是苏北唯一在干流上没有建闸的天然入海潮汐河道,四季无冻,且西接六塘河诸水,内可以经盐河、京杭大运河通达长江、淮河,外可以直通黄海与日本、韩国通航,具备海河相通、河河相通、江河相通、河陆相通的良好集散疏运条件,带动了当地经济快速发展,也为偷渡、走私等违法犯罪行为提供了便利。
  2016年以来,不断往船舶船员向公安边防部门反映,在灌河口水面出现“幽灵船”,尤其夜间潮汐起落、雾霭时,远望点点星火、近则黑漆一片,外形酷似渔船,船面人影不见,犹如幽灵般游弋在白雾的海面。
  一旦有偷渡、走私等违法犯罪行为发生,边防官兵严惩不怠。2016年12月1日,这个支队官兵在灌河口河面抓获走私人员6人,查扣油船1艘,查获成品油约100余吨。今年2月26日,边防官兵又在灌河口附近河面,抓获涉案人员6人,查扣油船1艘、油罐车3辆,查获成品油300余吨。
  在公安边防部门严厉打击下,还是有个别不法分子被金钱障蔽了双眼,一而再、再而三地铤而走险,利用周末放假休息时间和夜幕的掩护进行肮脏的交易,但他们却低估了边防官兵的敏感,无论如何乔装打扮也难逃边防官兵的法眼。
  3月9日凌晨1时,连云港边防支队灌南边防大队接到河中来往船只的报告:“幽灵船”又现夜雾中!
  “幽灵船?”这个支队综合各方信息分析认为:利益的驱使已让不法分子再度铤而走险,“幽灵船”就是走私船!
  连云港边防支队决定重拳出击,斩断不法分子走私牟利的通道。
  一场抓捕“幽灵”的特殊行动拉开帷幕……
  “战鲨”匿行潜伏
  3月10日16时,伴随着急促的警报声,连云港边防支队“战鲨”突击队的官兵迅速集结,整装待发。
  “同志们,我们今天要执行一次特殊的水上抓捕行动。”正在进行动员的行动指挥员刘东华拿出两部手机,模拟正在行驶的船舶,向“战鲨”突击队队员讲解水面跳帮的安全知识。“两船贴近,在同一水平面时,就是跳帮最佳时机!”
  17时,正当车上官兵摩拳擦掌准备下车大显身手时,灌南边防部门却传来一个令人即揪心又气愤的消息:“报告指挥员,我单位门口突然出现盯梢的地方车辆,一组外出行动官兵已被盯上!”
  “取消原定兵力集结计划,已暴露的车辆立即改变行驶路线,沿着辖区巡逻,一定要多转几圈。”接到报告的指挥员刘东华,马上改变兵力部署。
  “这条毒蛇被我们摸到七寸了,‘幽灵船’今晚肯定会出现!”指挥员刘东华更加坚定了这次行动的信心,通过对讲机与各小组的侦查员进行了交流,重新调整了兵力部署。满载着“战鲨”突击队官兵的车队没有再向灌南地界行驶一步,而是改道驶向灌云县境内。
  18时20分,华灯初上,参战车辆在灌云县境内约定地点集结完毕,简单休息后的官兵登上车辆,分两批次向最后潜伏地点进发。
  19时30分,各参战小组顺利抵达预定地点,在车上等待指挥员的命令。与此同时,突击一组的侦查员阮华雨带领“战鲨”突击队神枪手的刘小池悄悄蹲守在灌河岸边,用夜视仪密切关注着江面上的来往船只。
  李鬼终遇李逵
  夜晚的灌河,两岸灯火通明,与远处灌河口大桥上的车水马龙一唱一和,默默讲述着灌河口繁华与财富的故事。随着潮水慢慢退去,灌河上行驶的船舶却越来越少,侦查员阮华雨的精神却越发紧张。因为“幽灵船”多有着丰富的航海经验,善于利用涨潮加快航行速度的特点,从灌河口快速驶入灌河。根据潮汐涨五退六平三刻的规律,加上海面、内河1小时左右的潮差,灌河水退到最位的时候,也就是海水开始涨潮、“幽灵”现身的时刻。
  3月11日凌晨1时许,灌河水达到最低位,侦查员阮华雨带领突击一组迅速向事前停靠在岸边的渔船移动。由于上半夜岸边人杂,不方便化妆潜入,突击队员只能选择现在登船。此时渔船离码头已有2米多高的潮差,突击队员稍有不慎就会落入河中,消失在暗涌里。神枪手刘小池凭借过硬的特战本领,踩着绑在岸边的缆绳,率先溜到渔船上给官兵打样,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仅用时一分多钟所有行动队员就成功下到渔船上,潜伏在船舱内。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一艘赶潮出海捕鱼的“渔船”从码头出发往灌河口海域正常驶去,一出李逵捉李鬼的游戏进入高潮。
  凌晨2时许,“报告指挥员,前方1海里处发现疑似船舶!”正在驾驶室用夜视仪观察江面的侦查员阮华雨用对讲机汇报了这一情况,所有参战官兵一下子都紧张和激动起来。“先不要急着动手,抵近观察,确认之后再说。”在岸上的指挥员刘东华则劝大家都耐住性子。
  2时10分,一艘破旧不堪、酷似渔船的铁壳船从下游驶来。“报告指挥员,是条改造渔船,刚才灯还亮着,现在灯都关了,很像传说中的‘幽灵船’,要不要现在上去抓。”“不要着急,先放船只过去,注意观察前甲板和船身的油带。”指挥员刘东华否决了侦查员阮华雨要求立即实施抓捕任务的请求。侦查员阮华雨指挥船老大放慢了节速,关上舱门,全船进入“静默”状态。
  两艘“渔船”相距100米、50米、30米、20米、10米、5米……船舱内的氛围日益凝重,侦查员阮华雨则打扮为大副,独自和船老大留在驾驶室,一边行驶,一边暗中观察。
  “船长40余米,前甲板有2个油舱,驾驶室有人影,后甲板有2个男性,江面上有浓浓的柴油味,报告完毕。”侦查员阮华雨正通过对讲机小声地通报对方船舶具体情况。
  “就是它,它就是‘幽灵’!继续让它往上游走,不要打草惊蛇。”等候在岸边的指挥员刘东华给阮华雨下达命令后,并叫车上的突击队员做好抓捕准备。
  而此时,嫌疑船舶尚未发现身边的“渔船”有什么异常,继续向上游平稳驶去。
  跳帮一网打尽
  灌河口外宽内狭,呈喇叭型,上游河道曲折,嫌疑船舶转舵掉头不方便,易被瓮中捉鳖;但上游河汊众多,如果嫌疑船舶躲进某个未知名河汊,一时间难以被发现,易行金蝉脱壳之计。
  望着顺潮而上的黑影,侦查员阮华雨准备待嫌疑船舶驶入上游河道转弯处,再转向实施抓捕。突然,对讲机突然传来急促的声音,“侦查员请注意!侦查员请注意!上游码头突然起了浓雾,我命令立刻实施抓捕。”接到命令后,突击队员乘坐的渔船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加大马力向上游追去。
  当追至仅有200米时,嫌疑船舶才发现身后的“渔船”情况不大对劲,开始用强光手电干扰船老大驾驶。远处,白雾已经从灌河上游飘来,抓捕行动可能前功尽弃。此时,侦查员阮华雨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不走航道,走直线,加满马力追击嫌疑船舶。而嫌疑船舶也似乎发现了举动,连忙向江中抛下缆绳、防碰球,企图破坏“渔船”的螺旋桨,阻滞边防官兵的追捕行动。
  10米!
  “停船!快停船!我们是边防警察,请停船接受检查!”早已摩拳擦掌的“战鲨”突击队员从船舱中火速冲出,站在船头大声向嫌疑船舶边喊话,边用强光手电照向嫌疑船舶,观察船上情况,伺机寻找跳帮机会。
  听到警告后的嫌疑船舶,依然没有停车的迹象,反而加大马力,左右寻找转弯的机会。由于嫌疑船舶满载,侦查员所在的渔船空载,挣扎二三分钟之后,嫌疑船舶自知无法逃脱,便逐渐减速,放弃抵抗。两船间距也缩至1米以内。
  “跳!”随着侦查员阮华雨一声令下,“战鲨”突击队员迅速控制嫌疑船舶,当场抓获走私人员6人,查扣油船1艘,查获成品油400余吨。
  此刻,茫茫白雾已盖住江面,瞬间的喧嚣又恢复平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救命舱也改为油舱
  3月11日下午,在连云港海关的配合下,边防官兵对查扣油船进行全面搜查,油舱、油泵、油管、油壶等作案工具相继浮出水面。
  “快来看!这群人只认钱不要命,把救命舱都给改了。”正在后甲板检查的连云港海关缉私警察发现走私人员竟然把渔船的舵舱也改为油舱。
  舵系是操纵船舶航向、保证船舶安全航行作业的重要机械设备。舵舱,顾名思义就是操作舵系的船舱,它的作用有点类似生活中的消防专用通道。一般情况下,操作舵系不需要进入舵舱,在驾驶室即可,舵舱就是一个空置的空间;但在紧急情况下,舵系发生故障,无法启动,人就只能进入舵舱用手工操作舵系。
  除此之外,边防官兵还发现了这艘船舶用来伪造船号的字模。“这艘船刷的船号是‘苏连渔104’,与正常的渔船和货船号不相符,一看就是假的。”正在现场搜查的指挥员刘东华如是说。
  目前,这起重大涉嫌走私成品油案件已移交海关缉私部门办理。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暂无文章!
  •